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0.5亿澳元失手CSR糖业 光明集团缘何被秒杀
0.5亿澳元失手CSR糖业 光明集团缘何被秒杀
文章来源: 中国糖业交易网-中国经营报      添加时间: 2010-07-19 04:27:34      阅读次数: 0     
2010年7月5日,澳大利亚西斯尔公司(CSR)单方面宣布,已经和全球最大的棕榈油上市企业新加坡丰益国际集团达成出售旗下糖业及可再生能源部门的协议,协议交易价格为17.5亿澳元,预计此项交易将在第四季度交割完成。
 
  在这项公告公布前的6月20日,光明集团董事长王宗南亲自率队奔赴澳大利亚,与CSR方面商谈收购价格问题。在此期间,光明食品上下对此项收购表现得志在必得,曾有其内部人士信心满满的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预计在7月初公布收购结果。
 
  “输在了临门一脚上。”一位长期关注此项收购的第三方机构人士表示,光明集团高兴的有点早。从某种意义上来看,光明集团之前的高调,使他们的许多努力反为别人作了嫁衣。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的过程中,还需要补习更多的商业规则。
 
  “煮熟的鸭子飞了”
 
  对于CSR与丰益国际之间的交易,光明食品集团宣传部副部长陈春山坦言,集团上下在听到消息后都感到很突然。事实上,即使是一直参与CSR并购谈判的光明食品集团副总裁葛俊杰,7月5日早上也是通过媒体获悉此事的。
 
  在此之前,从光明食品集团透露出来的信息显示,收购CSR糖业及可再生能源部门之事已经接近成功,双方甚至已经签了一份意向性协议。
 
  对于这个结果,一直关注此项并购的东方艾格糖业分析师高旺也颇感意外。在他看来,之前光明食品集团董事长王宗南亲自带队赶赴澳大利亚,不仅与CSR的代表进行了洽谈并实地参观了榨糖厂、蔗田等,还参与了一系列政府层面有关中澳经贸合作的演讲及活动。外界普遍认为,这均代表着光明洽购CSR糖业及可再生能源部门一事已经进入了关键阶段。
 
  甚至是2010年农历新年,光明的一众高管也没有休息,飞赴澳洲洽谈并购事宜。高旺认为,光明确实诚心诚意想收购,一度也被认为接近成功,但结果让人感到意外。
 
  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周思然表示,光明出局最为直接的原因是临时调低报价,从17.5亿澳元调整为16.5亿~17亿澳元之间,而它的竞购对手丰益国际则给出了17.5亿澳元的报价。导致竞购失败的0.5亿澳元的价差,显然是光明食品承受得起的,这也显示出光明食品对竞购局势进行了错误的分析。
 
  洽购一年多的光明食品事先居然没有得到一点风声,以至于“让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不过,在酝酿一整天之后,光明食品集团向外界给出了对此事的回应,称此事并不影响光明食品集团的糖业、乳业和酒业的国际战略。没有澳糖,光明仍有其他的机会。葛俊杰也对临时调低报价给出解释,称经过多方咨询机构和第三方机构两个月来对糖价走势以及澳糖资产的调研,认为16.5亿澳元才合适,“海外并购应当理性,公司对此并不后悔”。
 
  光明的“糖谋”
 
  在收购CSR糖业及可再生能源部门一事上,光明食品集团表现出了罕见的高调。在2010年全国两会期间,葛俊杰就曾公开表示,光明集团的糖业已经是国内龙头,2010年国际化战略是发展重点,并表示希望和澳大利亚糖业形成全面的战略合作。
 
  据记者了解,在2010年年初召开的光明食品集团经济工作会议上,公司即已明确“5+1”核心产业的经营目标,糖业将与乳业、酒业、连锁零售、品牌代理和现代农业等并列为核心业务。
 
  在2009年5月,光明收购了海南白沙合水糖业70%股权,同时在境外注册光明糖业公司。2009年8月又斥资9亿元收购云南省最大的糖企英茂糖业60%股权。如此次收购CSR糖业及可再生能源部门成功,光明食品将获得澳大利亚原糖产能的45%,光明糖业由此步入全球糖业三强。
 
  对于光明的收购动机,业界亦有颇多揣测。东方艾格糖业分析师高旺认为,虽然澳大利亚的产糖成本略低于中国,但如加上运输费用及关税等,价格在国内市场没有任何优势。加上全球糖业的过剩趋势,此项收购从经营角度上讲有一定风险。因此他认为,光明的意图或许在于将澳洲资产拿到A股国际板上市,以完成资本运作。
 
  这种猜测并非没有依据。光明食品集团之前整合英茂糖业的基本路径,即在香港设立特殊目的公司(SPV)光明糖业有限公司,由其收购英茂糖业原股东高盛亚洲及部分自然人共60%的股权。光明食品集团有计划将更多资产打包进入英茂糖业,从而真正实现登陆香港资本市场的首家产销一体化商业模式的糖业公司。
 
  被“秒杀”的海外并购
 
  “我曾跟很多中国企业说过,海外并购需要技巧,也需要遵循一定的规则。比方说如果你过早的披露了自己的报价,竞购对手很可能就会出高一点的价格将你‘秒杀’。”一位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大中华区资深投资专员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碍于他政府官员的身份,不便对具体案例进行点评,但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过程中还需补课。而他所在的机构,之前就曾为光明接洽CSR牵线搭桥。
 
  该人士进一步表示,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对象,很多都是上市公司,股价会随着市场上的消息浮动。而中国企业如果过早的披露了自己的意向甚至报价,都会使股价产生波动,最终使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而在这起并购案中,光明食品早早将自己置身明处,而最终竞购成功的丰益国际则一直处于暗处。从一开始,光明食品就陷入了不利的局面。
 
  周思然则认为,澳大利亚外资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对海外投资,尤其是中国企业的审批非常严格,这也可能是导致光明出局的一个重要原因。
 
  因此业界有猜测认为,CSR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光明食品,只是将其当做一个抬价的工具在利用。一个很简单的例证是,正常情况下,在新加坡丰益国际出价后,卖方会向光明再次询价。但CSR并没有这么做,甚至在与丰益国际签约前没有透露一丁点消息给光明食品,以至于光明食品的高层还是通过媒体获悉自己出局消息的。
 
  令光明食品尴尬的是,丰益国际在竞购澳糖成功后,很可能会在中国市场与光明食品在糖业形成对垒局面。周思然表示,丰益国际于2010年5月份宣布将进军中国的食品和饮料配料行业,因此,将此次收购理解为集团横向发展战略的一部分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其将糖业务引入中国市场的可能性极大。
我要评论: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 更多评论
最新评论:
当前文章没有评论!